— 自己的大腿肉好难吃 —

[鸣佐]Cockiness

這是一程硬座火車,又長又悶


-Cockinese-


宇智波佐助很難搞。


每當漩渦鳴人又一次皺起眉,在佐助的試題上圈出錯誤,他就感到這幾個月來相處所得出的結論更加穩固。


他偷偷瞄著身旁那位一邊乖乖閱讀考題一邊用筆在薄唇上磨蹭的黑髮少年。


片唇充滿水份彈性的掀起,因磨蹭的關係而增添血色。


佐助突然眼尾一瞅,發現自己正在看他,便放下筆對他得意一笑,「老師幹嘛又用這種眼光看我?」


「誒?我沒有⋯⋯」看到佐助神采飛揚的笑容,鳴人一時之間方寸大亂。


「沒有?」黑髮少年輕咬著唇,揚眉湊近了他,像能夠從他的臉上找出端倪,然後道「我覺得啊⋯⋯鳴人老師你就像閱讀理解一樣難以理解⋯⋯」


「你想說什麼?」他輕輕把身體挪後一點,嘗試避開少年想要撕破道德防線的進攻。


「就像藍色的窗簾一樣。」


「啊?」他對這個淘氣的狡辯弄出笑聲,抱起了手。


「打個比喻吧。」佐助對他的反應不滿意而皺起眉頭,接著黑亮的眸子一晃,似是到想到什麼的笑著看他,再開口道「我認識一個老師⋯⋯」


「然後呢?」


「我發現他總是在偷看我。連我在體育課跑圈跑累了坐在地上休息,也走過來把一罐冰凍可樂貼住我額頭然後請我喝,他跟我說是從教員室窗口能看到在操場跑步的我快累到吐了。你說這不是偷看嗎?」黑髮少年咬住唇問他。


「你不看他又怎麼知道他在偷看你?」他抽了一口氣,當作不知道佐助講的人是自己「我想你認識的那位老師⋯⋯只是在關心你。」


「他還親了我。」


「是你強吻了他。」他對佐助作出糾正,想到那個吻嗚人便覺得自己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


「可是他對我很好啊,雖然他有時會罰我。但會開車載我回家,甚至請我吃飯,他知道我喜歡吃柴魚片,就連燒章魚丸子都先給我吃光面頭上的柴魚片。還會約我一起看電影,雖然他說著是想我挑起興趣看原著。」


他裝著內心沒有半點波瀾的輕輕點頭哼聲,佐助是說得對,他知道自己藏有私心,從幫少年補課開始,關愛慢慢超出了界線,無意間透露出的成熟體貼,使少年得到了從未品嘗過的滋味,陷入索求和佔有的漩渦之中。


一切只不過是宇智波佐助實在太可愛了,可愛得不自覺想疼愛他。


甚至他覺得佐助繼續不合格下去才正中他的下懷,這樣的話他就能得到少年的更多,調戲得更過份。


佐助帶著倔強的黑眸盯著他,像個好勝不認輸的戰士「如果這是一道試題:到底那個金髮藍眼老師是不是喜歡我呢?」


車在此


-FIN-


啊,好像沒把車開得飛起來,反而車禍了⋯⋯

Shine太太我對不起你QAQQQQQQQQQQQ

投餵有下次的話,已經和佐助同學交往的鳴人老師就會禽獸起來,比如練習oral(ry肉也不會那麼長腎已經虧了,雖然現在的鳴人老師已經很禽獸⋯⋯

==============================================

正文开头第一句直接就把车速飙到了120

承包副驾驶ry这辆超长列车载我去的是天堂吗……太不妙了 年龄操作真是太不妙了,衣冠禽兽is rio(ry

要对这样非要嘴硬其实经验超级不足的助助下手真是太有罪恶感了!我感觉我自己是个变态!!鸣人老师是禽兽啊!!!你就等着多教几次被你聪明的学生反吃吧嘻嘻嘻嘻嘻嘻!!!


感谢nana太太的豪华套餐,我再吃几口准备进局子 @NaNaComeOn 

评论(16)
热度(492)

2017-01-14

492

标签

鸣佐